第一篇 介言及耶和華的日子

讀經:約珥書一章一節,十五節,二章一節,十一節,三十一節,三章十四節。

約珥書很短,卻非常高超、奇妙並奧祕。在本篇信息中,我們首先要來看介言及耶和華的日子。耶和華的日子是聖經豫言中一個重要的題目。

壹 介言
一 約珥名字的意義

約珥,希伯來文原意為『耶和華是神』。

二 約珥盡職的時間

約珥盡職的時間約在主前八百年,可能在申言者以利沙之後。

三 約珥盡職的對象

約珥盡職的對象是南方猶大國。

四 約珥盡職的地方

約珥盡職的地方也是在猶大。

五 主題

約珥書的主題乃是:人類政權對以色列分四階段的殘害,以及基督對殘害者的毀滅並祂在復興時在以色列中間的掌權。(啟二十4,6,太十九28。)

六 中心思想

約珥書的中心思想乃是:列國(如同蝗蟲)分四個帝國(從巴比倫第一個王尼布甲尼撒,到羅馬最後一個該撒敵基督)連續的殘害以色列;基督要勝過他們,並了結他們,並在復興時代裏設立國度,且在得救的以色列中間掌權。這四個殘害以色列,而被基督勝過並了結的帝國是巴比倫帝國、瑪代波斯帝國、馬其頓希臘帝國和羅馬帝國,由但以理二章的大人像所表徵。這人像將被基督這塊非人手所鑿的石頭毀滅。(但二34~35。)事實上,這塊石頭不僅表徵個人的基督,也表徵團體的基督。這團體的基督將成為非人手所鑿的石頭,將人類政權打碎。

七 關於基督的啟示
1 在祂同著祂的得勝者作大能者來時,祂要擊敗敵基督及其軍隊的事上

約珥書啟示基督在祂同著祂的得勝者作大能者來時,祂要擊敗敵基督和他的軍隊。(三11。)

2 在祂審判列國的事上

這卷書也啟示基督要審判列國,(三2上,12,14,)就是審判活人。(太二五31~46,徒十42,十七31。)行傳十章四十二節告訴我們,基督是神所立定,要審判活人死人的那一位,並且十七章三十一節說,神『已經定了日子,要藉著祂所設立的人,按公義審判天下』。在千年國快要來臨以前,基督要審判活人;在千年國結束後,祂要審判死人。

3 在祂住在錫安聖山,在耶路撒冷之內,在以色列中間掌權的事上

最後,約珥書啟示基督住在錫安聖山,在耶路撒冷之內,在以色列中間掌權,作他們的神、他們的避難所、和他們的保障。(三16~17,21下。)

八 分段

約珥書分為五段:介言,(一1,)蝗蟲的災害,(一2~二11,)耶和華轉向祂的選民以色列,(二12~32,)基督對列國的審判,(三1~15,)以及基督勝過列國,並在以色列中間掌權。(三11,16~21。)

貳 耶和華的日子

約珥書說到耶和華的日子。(一15,二1,11,31,三14。)

一 約珥書中耶和華的日子,就是新約中主的日子

這卷書中耶和華的日子,就是新約中主的日子。(彼後三10。)

二 主為著祂行政對付的審判

在『耶和華的日子』和『主的日子』這樣的辭裏,『日子』主要用於主為著祂行政對付之審判的意思。(結十三5,三十3,番一8~9。)

三 主的日子就是主在其中施行審判的日子

在主來之前,乃是『人的日子』,在其中人施行審判,直到主來。(林前四3~5。)主來之後,乃是『主的日子』,在其中主施行審判。人審判的日子是在今世,這與主的日子成對比;主的日子是在來世,即國度時代,在其中的審判乃是主的審判。今天在人的日子,每個人都是審判官;甚至兒女審判父母,學生審判老師。但在主的日子,主要停止人類一切的審判,並作最後的判語。

四 耶和華(主)最後的日子要開始於第六印,結束於白色大寶座的審判

耶和華(主)最後的日子要開始於第六印,(啟六12~17,)結束於白色大寶座的審判,(二十11~15,)包括不同的災難、災害和災禍,為著主對諸天、日頭、月亮、星辰、地,人、撒但、鬼的懲罰審判和行政對付,以清理地和整個宇宙,使新天新地得以來到,(二一1,)為著祂永遠的國度。從第六印到千年國開始的時間,約略多於三年半。這期間主要是大災難。白色大寶座的審判要在千年國結束後舉行。因此,主的日子約有一千又三年半。

1 第六印的自然災難

首先,有第六印臨到日頭、月亮、星辰、諸天與地的自然災難。

2 頭四號的更嚴重災難

啟示錄八章七至十二節說到頭四號臨到地、海、江河、日頭、月亮、星辰的更嚴重災難。事實上,第六印的災難和頭四號,是一連串審判宇宙的災難。

3 第一樣災禍,就是第五號

第一樣災禍,就是第五號,由那些從無底坑出來的蝗蟲所施行,牠們在牠們的王敵基督之下;敵基督也是從無底坑出來的。(九1~11。)

4 第二樣災禍,就是第六號

第二樣災禍,就是第六號,由那從幼發拉底河所釋放的四個使者,和二萬萬馬軍所施行。(九12~19。)

5 第三樣災禍,就是第七號

第三樣災禍,就是第七號,由七碗所組成。(十一14~15上,十五1,5~8,十六1。)

a 在第一碗,有又惡又毒的瘡

在第一碗,有又惡又毒的瘡生在那些有獸印記,並拜獸像的人身上。(十六2。)

b 在第二碗,海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

在第二碗,海變成血,好像死人的血,殺死海中所有的生物。(3。)

c 在第三碗,江河與眾水的泉變成血

在第三碗,江河與眾水的泉變成血,給那些曾流聖徒與申言者之血的人喝。(4~7。)

d 在第四碗,日頭要用火烤人

在第四碗,日頭要用火烤人。(8~9。)

e 在第五碗,敵基督的國要成為黑暗

在第五碗,敵基督的國要成為黑暗,使人由於疼痛,就咬自己的舌頭,又由於疼痛和瘡,就褻瀆天上的神。(10~11。)

f 在第六碗,將有哈米吉頓的戰爭

在第六碗,將有哈米吉頓的戰爭,敵基督和他的軍隊要與基督和祂的得勝者爭戰。基督要毀滅敵基督和他一切邪惡的軍隊;敵基督和假申言者要被扔在火湖裏。(十六12~16,十七14,十九19~21。)在啟示錄十四章十七至二十節,基督擊敗敵基督和他一切邪惡的軍隊,被比喻為基督踹神烈怒的大酒醡。

g 在第七碗,有那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地震

在第七碗,有那從來沒有發生過的地震,大城耶路撒冷斷裂,列國的城倒塌,政治的大巴比倫在神的烈怒下毀滅。各海島都逃避,眾山也不見了,又有大雹子落在人身上。(十六17~21。)

6 從第六印到第七碗的一切災難、災害、災禍,構成了大災難

從第六印到第七碗的一切災難、災害、災禍,構成了大災難,(太二四21,)就是試煉一切住在地上之人試煉的時候。(啟三10。)大災難會持續三年半之久。(十一2,十二14,十三5,十二6。)

a 宗教的大巴比倫要被毀滅

大概在大災難開始的時候,宗教的大巴比倫,就是羅馬天主教,要被敵基督毀滅。(啟十四8,十七16。)大災難結束的時候,政治的大巴倫,就是復興的羅馬帝國,要被主毀滅。

b 兩個見證人

在大災難時,兩個見證人要從口中吐出火來,燒滅仇敵;他們要將天閉塞,叫天不下雨,又有權掌管眾水,將水變為血,並且用各樣的災害擊打地。(十一3~6。)

c 敵基督褻瀆神,並與聖徒爭戰,且勝過他們

在三年半大災難裏,敵基督受撒但煽動,並得假申言者加力,要褻瀆神,並與聖徒爭戰,且勝過他們;他也要得著撒但的權柄,可以制伏各支派、各邦國。(啟十三4~7,十二13~17,帖後二3下~4,但十一36~39,太二四15。)

7 撒但要被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裏

撒但要被捆綁一千年,扔在無底坑裏。(啟二十1~3。)這在基督對付敵基督和他的軍隊後執行。

8 基督必用鐵杖轄管列國一千年

基督必用鐵杖轄管列國一千年,將他們如同窯匠的瓦器打得粉碎。(二27。)

9 背叛的人類被火燒滅,魔鬼被扔在火湖裏

在一千年末了,列國受魔鬼迷惑,起來背叛基督。但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然後,魔鬼要被扔在火湖裏。(二十7~10。)

10 白色大寶座的審判

主的日子末了,基督要在白色大寶座上(二十11~15)審判死人和鬼,也可能審判墮落的天使。(彼後二4。)

五 諸天和地要更新

至終,諸天和地要被烈火焚燒,更新為新天新地,帶來新耶路撒冷。(彼後三10~13,啟二一1~2。)主的日子結束於烈火焚燒。諸天和地,就是舊造,已被撒但的背叛和人的墮落所污染、玷污,因此需要更新。

主的日子,及其一切的審判,是為要帶進基督的顯現。我們研讀聖經時需要明白,聖經的啟示是以基督為中心,祂乃是神經綸的中心和普及。主的日子一切的審判,包括所有的災難、災害和災禍,都有一個目的,就是帶進基督的顯現。


第二篇 內容(一)

讀經:約珥書一章二節至二章十一節。

約珥書包括三個主要的點。第一個主要的點,是四種蝗蟲(列國)的災害,或是一種蝗蟲之四個階段的災害。第二個主要的點,是終極完成之靈的澆灌。這澆灌引進召會生活,也就是奧祕時期的內容。第三個主要的點是復興,不僅以色列得復興,整個宇宙也要復興。這復興要終極完成於新天新地和新耶路撒冷。本篇信息我們要來看第一個主要的點。

壹 蝗蟲(列國)的災害

一章二節至二章十一節說到蝗蟲(列國)的災害。

一 豫言的重要性

一章二至四節給我們看見這豫言的重要性。

1 給民中的老年人和這地一切的居民

民中的老年人當聽這信息;這地的一切居民要留意聽,他們要將這事傳說與兒女,兒女傳說與子孫,子孫傳說與後代。(珥一2~3,詩七八6。)

2 剪蝗、群蝗、舔蝗和毀蝗

約珥書一章四節說,剪蝗剩下的,群蝗來喫;群蝗剩下的,舔蝗來喫;舔蝗剩下的,毀蝗來喫。這節用四個字來形容蝗蟲,可能指一種蝗蟲在不同的生長階段。我們將會看見,這一種蝗蟲的四個階段,相當於但以理二章大人像的四個部分,但以理七章的四獸,以及撒迦利亞一章的四角。剪蝗是指巴比倫帝國,群蝗是指瑪代波斯帝國,舔蝗是指希臘帝國,毀蝗是指羅馬帝國。

二 有一國又強盛又無數,上來侵犯耶和華的地

約珥書一章六節上半說到有一國又強盛又無數,上來侵犯耶和華的地。

1 比喻為一種蝗蟲的四個階段

這國的上來比喻為一種蝗蟲的四個階段:剪蝗、群蝗、舔蝗和毀蝗。(一4,二2,4~11。)這連續四種蝗蟲,指四個連續殘害以色列的帝國:巴比倫帝國、瑪代波斯帝國、希臘帝國和羅馬帝國。

2 更進一步比喻為有四部分的大人像

這強盛的國更進一步比喻為有四部分的大人像:金頭-巴比倫;銀胸和膀臂-瑪代波斯;銅腹和腰股-希臘;鐵腿和腳-羅馬。(但二31~33。)

3 更進一步比喻為四個獸

有一又強盛又無數的國要上來,這更進一步比喻為四個獸:獅子、熊、豹、以及頭三獸之總和者。(但七2~8,啟十三2上。)

4 最終比喻為四角

這國最終比喻為四角。(亞一18~21。)四角、四獸、大人像的四部分、和四種蝗蟲,都是指這四個帝國。在整個人類歷史中,在神對付以色列並懲罰外邦人的事上,這四個帝國一直是中心。

5 毀壞耶和華的地

約珥書一章六節上半所題的這國要來毀壞耶和華的地,吞滅百姓,並將他們撕成碎片,使這地荒廢。(珥一6下~7上,二3,但七7,賽十3,耶二五11。)因著這毀壞,就沒有食物給百姓喫,也沒有酒使他們歡樂;(珥一5,7,10~12,16上,17;)沒有素祭和奠祭給祭司在神的殿中獻給神;(一9,13,16下;)也沒有草場給牲畜、牛群和羊群。(一18~20。)

6 從巴比倫帝國第一個王尼布甲尼撒起,到羅馬帝國最後一個該撒

毀壞耶和華的地的四個帝國,包括從巴比倫帝國第一個王尼布甲尼撒起,經過瑪代波斯帝國和馬其頓希臘帝國,到羅馬帝國最後一個該撒(敵基督)。(但七2~8,八3~14,十一2~45,啟十三1~18,十七11~14,十九19~21。)巴比倫事實上開始於寧錄所建造的巴別城。(創十8~10。)寧錄是敵基督的第一個豫表。

聖經把這四個帝國比喻為蝗蟲。蝗蟲的災害是非常可怕的;蝗蟲能在一日之間把莊稼喫盡,人卻無法阻止。巴比倫、瑪代波斯、希臘、羅馬的軍隊好像蝗蟲,把以色列全然毀壞:吞滅百姓、土地、田地、出產、食物和酒,叫他們沒有祭物。

表面上,這四個帝國是人,像大人像一樣,代表人類政權的總和。但在神眼中,這四個帝國乃是獸:巴比倫是獅子,瑪代波斯是熊,希臘是豹,羅馬是前三者的總和,是最兇猛、造成最大殘害的獸。至終,這四個帝國乃是四角,為撒但使用,殘害神的選民。這些論到這事的豫言,如今都成了歷史。

但以理七章十二節說,『其餘的獸,權柄都被奪去,生命卻仍延長,直到所定的時期和時候。』(另譯。)這指明,每個帝國被擊敗之後,國權雖被奪去,文化卻被後來接續的帝國所採納,因此其生命仍然延長。巴比倫文化為瑪代波斯所採納,瑪代波斯文化為希臘所採納,希臘文化為羅馬所採納。從這裏我們看見,羅馬帝國承繼前面三個帝國的文化。羅馬帝國的國權結束了,但牠的『生命』,就是牠的文化,仍然持續著。就某種意義來說,我們都是羅馬帝國的公民,因為今天,特別在政治法律方面,我們仍在羅馬帝國精神的影響下。今天世界的文化是羅馬的文化,而羅馬文化又是累積的文化,包含了巴比倫、波斯、希臘的文化。

聖經說到四件事:神對祂選民的懲治、神對列國的懲罰、基督的顯現、以及復興。約珥書只有短短三章,卻說到了這四件事。首先,神打發蝗蟲殘害以色列,這是神對以色列之極大邪惡的懲治。第二,這卷書啟示神要懲罰並審判外邦列國。第三,約珥書說到經過過程、終極完成、複合之靈的澆灌,這靈就是神的靈複合了基督的人性、基督的死及其功效、基督的復活及其能力。這就是五旬節那天澆灌下來的聖靈,這靈就是終極完成的基督,為著基督的顯現。這顯現開始於基督的成為肉體,並藉著那靈的澆灌得著印證和加強;因為藉著那個澆灌,個人的基督成了團體的基督,引進召會生活和召會時期。召會是敬虔的極大奧祕,就是神顯現於肉體。(提前三15~16。)因此,我們就是基督的顯現。現今,我們在等候約珥書所啟示的第四件事-復興的榮耀之日,那復興要終極完成於新天新地的新耶路撒冷。這是聖經的啟示,也是宇宙的歷史。

蝗蟲所表徵的四個帝國非常屬世,卻被神的匠人(基督-但二34~35)所使用,作祂的工具,來懲治以色列並懲罰列國。神藉此正在完成所需要的一切,為著基督完滿的顯現,使整個宇宙得著完全的復興。


第三篇 內容(二)

讀經:約珥書二章十二節至三章二十一節。');

約珥書是一卷短短的書,只有三章,卻包括了從主前六○六年到千年國的人類歷史。約珥書裏的主要啟示,是神興起了由四種蝗蟲所象徵的四個帝國,開始於巴比倫,繼續於瑪代波斯、希臘、和羅馬帝國,來殘害神的選民,小小的以色列國。今天這種殘害仍然繼續著。當這樣的歷史在進行時,神就將祂自己這成為肉體、釘十字架、復活並升天的一位,也就是經過過程、終極完成的三一神作為那靈,澆灌在信基督的人身上。那個澆灌產生了召會,開始了奧祕時代。有關召會的每一件事都是奧祕,這奧祕乃是基督的顯現。我們現今是在召會裏,我們所作的都是奧祕的,為要引進基督最終的顯現,帶進復興的時期,就是千年國;千年國乃是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的序幕。這就是約珥書的啟示。

我們進一步來看約珥書二章十二節至三章二十一節的內容。在這段話裏我們看見,耶和華轉向祂的選民以色列,(二12~32,)基督對列國的審判,(三1~15,)基督與祂的得勝者勝過列國,以及基督在復興時代裏在以色列中間掌權。(9~13,16~21。)

貳 耶和華轉向祂的選民以色列
一 要他們歸向耶和華他們的神

耶和華要祂的選民歸向祂。二章十二至十七節啟示,他們應當怎樣歸向祂。

1 一心歸向神

耶和華要祂的選民一心歸向祂。(12。)

2 禁食、哭泣、哀慟

祂要他們在禁食、哭泣、哀慟中歸向祂。(12下。)

3 撕裂心腸,不是撕裂衣服

耶和華的選民歸向他們的神時,應當撕裂心腸,不是撕裂衣服,(13,)好叫神轉意後悔,留下餘福,就是素祭和奠祭。(14。)

素祭和奠祭是給以色列的福。從尼布甲尼撒毀壞耶路撒冷和聖殿時起,以色列就失去了神所命定他們能獻祭給神的地方。(申十二5~6。)此外,神的蝗蟲軍隊也毀壞了那地的一切出產,沒有留下五穀作素祭,也沒有葡萄作奠祭。因此,以色列失去了立場和材料,不能獻素祭滿足神,也不能獻奠祭使神快樂。今天,神和以色列仍然在受失去這福的苦。

4 在錫安吹號

約珥書二章十五節上半說,『你們要在錫安吹號。』吹號就是在得勝的靈裏宣告。

5 聖別禁食的日子

十五節中說,『聖別禁食的日子。』這個禁食不是平常的,乃是聖別、分別歸神的。

6 宣告嚴肅會

耶和華也要祂的選民宣告嚴肅會:要聚集眾民,招聚老者,使新郎出離洞房,新婦出離內室。(15下~16。)這樣的會是個大福,不應當錯過。

7 祭司要在廊子和祭壇中間哭泣

十七節說,『事奉耶和華的祭司,要在廊子和祭壇中間哭泣,說,耶和華阿,求你顧惜你的百姓,不要使你的產業受羞辱,受列邦管轄。為何容列國的人說,他們的神在那裏?』廊子和祭壇是在聖殿外;祭司要在廊子和祭壇中間,為以色列失去祝福而哭泣。然而,被帶回歸向神的以色列民有立場享受祝福。他們有神命定的祭壇,可以向神獻上神喜悅的東西,為著神的滿足。

二 渴望祝福祂自己的地

在十八至二十七節我們看見神渴望祝福祂自己的地。聖地是一塊特別的地,乃是神的地。

1 以這地豐富的出產為祝福

神渴望以這地豐富的出產祝福祂自己的地。(19,21~22,25~27。)

2 藉著賜雨

神也渴望藉著賜雨-秋雨春雨祝福這地。(23。)

3 藉著使仇敵遠離百姓

最後,神渴望藉著使仇敵遠離百姓,祝福祂的地,這仇敵就是神打發到他們中間的大軍隊,就是群蝗、舔蝗、毀蝗和剪蝗。(20,25。)

三 樂意拯救他們

二十八至三十二節啟示神樂意拯救祂的選民以色列。

1 藉著將祂的靈澆灌在他們身上

耶和華樂意拯救以色列,將祂的靈如同秋雨澆灌在他們身上。(28~29。)這豫言已在五旬節那天應驗作為豫嘗,(徒二1~4,16~21,)並要在大災難前應驗作為全享,以拯救並重生許多回轉的以色列人。這個澆灌不同於大災難末了一天那靈的澆灌,(亞十二10,)那是為著拯救受敵基督圍困的猶太餘民。

五旬節那日澆灌下來的那靈,乃是神的靈複合了基督的人性、受死、復活和升天。這澆灌下來的複合之靈乃是基督的實化,也是三一神的終極完成。神將祂自己澆灌在那些呼求主名的人身上。這澆灌產生了召會。以前只有猶太人和外邦人,但現在產生了召會這第三個實體。(林前十32。)召會是奧祕的,因為基督是在召會裏顯現出來。

這終極完成之靈的澆灌就是基督的來臨。基督是藉著成為肉體而來。至終,祂受死並復活;在某一面意義上,祂離開了。但藉著那靈的澆灌,祂回來好得著顯現。藉著這澆灌,所有的門徒和在五旬節那日得救的人,就成了團體基督的一部分。個人的基督藉此成為團體的、擴大的、擴增的基督,就是召會,神在肉體中的顯現。(提前三15~16。)

在這次約珥書生命讀經中,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看見,這卷書是說到世界歷史。我們研讀歷史的課本是聖經,特別是這卷短短的約珥書。在這卷書中我們看見列國是蝗蟲,以及這些蝗蟲對以色列的殘害。這裏我們也看見作為終極完成之三一神的那靈,大大澆灌在呼求耶和華之名的猶太人身上;他們因此得重生,成為召會的一部分,為著基督的顯現。

2 藉著他們呼求耶和華的名

約珥書二章三十二節指明,神的選民要藉著呼求耶和華的名得救。呼求耶和華的名,在新約中等於呼求主耶穌的名。

3 同著第六印和頭四號的自然災難

神拯救以色列人,是藉著將祂的靈澆灌在他們身上;這要同著第六印和頭四號(啟六12~17,八7~12)臨到諸天、日頭、月亮、星辰和地(珥二30~31上)的自然災難,作為大災難的序幕。(太二四21。)

4 在第五號,就是三樣災禍的第一禍之前

那靈為著拯救回轉之猶太人的第二次澆灌,要發生於第五號,就是三樣災禍(啟八13~九19,十一14,十五5~十六21)的第一禍之前;這三樣災禍是在耶和華大而可畏的日子時大災難的主要結構。(珥二31下。)然而,許多歸回的猶太人卻不相信,他們仍是倔強。至終,在大災難期間,耶路撒冷要被敵基帥領的外邦軍隊所包圍,他們的目的就是要將以色列完全毀滅。在這時候,主耶穌基督要帶著祂的得勝者降臨。此外,按照撒迦利亞十二章,那時候終極完成的靈要再度澆灌下來,使以色列的餘民得救。

因此,聖靈的澆灌一共有三次:第一次是在五旬節澆灌下來;第二次是在大災難前澆灌在猶太人身上;第三次是澆灌在被圍困、無法從敵基督的迫害中逃脫的猶太人身上。這三次的澆灌加在一起,為要完成對以色列的救恩。

參 基督對列國的審判

約珥書三章一至十五節說到基督對列國的審判-對活人的審判。(徒十42,十七31。)

一 在約沙法谷

這個審判要在約沙法谷,就是斷定谷舉行。(珥三2,12,14。)

二 要報應列國在大災難期間對以色列的惡待

基督對活人的審判,目的是要報應列國在大災難期間對以色列的惡待。(珥三2下~8,啟十二17,十三7,10,太二五41~46上。)基督將敵基督及假申言者扔到火湖後,就要在耶路撒冷設立祂的寶座;所有活著的人如同山羊和綿羊,要被聚集到祂面前,受祂審判。山羊是邪惡的人,就是那些逼迫猶太人的人;綿羊是好人,就是那些在大災難中幫助受逼迫之猶太人的人。

肆 基督與祂的得勝者勝過列國,以及基督在復興時代裏在以色列中間掌權

最後,約珥說到關於基督與祂的得勝者勝過列國,以及基督在復興時代在以色列中間掌權。(三9~13,16~21。)

一 基督同祂的得勝者要在哈米吉頓擊敗敵基督和他的軍隊

首先,按照三章九至十三節,基督同祂的得勝者(啟十七14,十九11~14)作為大能者,要在哈米吉頓擊敗敵基督和他的軍隊-列國。

二 基督要在耶路撒冷內錫安聖山上,在以色列人中間掌權

敵基督被擊敗之後,基督要在耶路撒冷內錫安聖山上,在以色列人中間掌權。(珥三16上,17,21下。)

三 基督作以色列人的避難所和保障

基督在耶路撒冷掌權時,祂要作以色列人的避難所和保障。(16下。)因為這樣,無人能彀再毀壞以色列。

四 在復興時

在復興時,基督要在耶路撒冷內錫安聖山上,在以色列人中間掌權。(珥三18,太十九28。)

1 大山要滴新酒,小山要流奶

三章十八節上半告訴我們,在復興時,大山要滴新酒,小山要流奶。這指明那光景是如何的富饒。

2 猶大的溪河都有水流

在復興時不會缺水,因為猶大的溪河都有水流。(18中。)那裏有溪河,那裏就充滿水流。

3 必有泉源從耶和華殿中流出,灌溉這地

必有泉源從耶和華殿中流出,灌溉整個聖地。(18下。)這是指耶路撒冷的光景;在那裏有一道河從神和羔羊的寶座流出,灌溉聖城。

五 以色列四圍一切的仇敵必受懲罰

三章十九至二十一節上半告訴我們,以色列四圍一切的仇敵必受懲罰。因此,列國受懲罰,以色列得復興,基督要顯現。這是新天新地同新耶路撒冷的序幕。


第四篇 約珥書中四種蝗蟲控制的豫言

讀經:約珥書一章四節,二章二十八至三十二節,三章九至二十一節。

在本篇信息中,我有負擔進一步說到約珥書中關於四種蝗蟲的豫言。

但以理書和約珥書的不同

在解釋聖經的豫言上,約珥的豫言比但以理的豫言更具控制的因素。對我們而言,要明白並解釋聖經的豫言,但以理的豫言是控制的因素,這樣說並沒有錯。然而,但以理書中的控制因素是表面的,而約珥書中的控制因素是隱藏的、奧祕的。為此,我們若要明白約珥書,就必須要有洞察力。

四種蝗蟲指人類政權的四部分

約珥書中第一個因素是四個階段的蝗蟲:剪蝗,象徵巴比倫;群蝗,表徵瑪代波斯;舔蝗,表徵希臘;以及毀蝗,表徵羅馬帝國。(一4。)這四種蝗蟲指地上整個人類政權的四部分,由但以理二章的大人像所表徵。這四部分的人類政權要總結於敵基督,即羅馬帝國的最後一位該撒,之後人類政權就要結束。

四種蝗蟲消毀以色列國

這四種蝗蟲與小小的以色列國有關。在某種意義上,神差遣人類政權的這四部分,如同蝗蟲,來消毀以色列國。

這四種蝗蟲,與人類政權的四部分相符,佔據人類歷史一段漫長的時期,從尼布甲尼撒到敵基督。這段時期至少要持續二十七個世紀之久。在尼布甲尼撒和敵基督之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猶太人沒有國,沒有王,沒有祭司,沒有申言者,也沒有聖殿作神命定的中心,使他們能在那裏敬拜神。今天猶太人仍受到外邦人類政權這些蝗蟲的消毀。

藉著羅馬的蝗蟲,神的救贖及福音的傳揚得以實現

神打發蝗蟲的最後階段是羅馬帝國。當羅馬帝國在懲治悖逆的以色列時,神安靜且奧祕的作了一些事。神使用羅馬帝國維持地中海周圍地區(當時人類居住中心)的和平秩序。羅馬帝國建築了公路,在海上建立了航道,各民族都說共通的語言-希臘語。就在那個時候,神來成為肉體,在伯利恆小城從童女而生,長於拿撒勒。這位永遠之愛的神,在人性裏來作人,活在地上三十三年半。然後,祂上了十字架,當作罪犯受羅馬的死刑而死。雖然世人不知道,但基督的死卻是包羅萬有、代替的死。過三天祂復活了。在同一天,就在祂復活的早晨,祂升到父那裏,又再降到地上,與祂的門徒相會。四十天後,祂在門徒面前升到諸天之上。再過了十天,在五旬節那日,祂又下來,將自己澆灌在三千個信祂的人身上,使這三千人每一個在生命和性情上都完全和祂一樣。那靈這次澆灌的結果,乃是產生一個團體的基督,那就是基督的顯現。

從這裏我們看見,藉著羅馬的蝗蟲,神的救贖及福音的傳揚得以實現。首先,福音傳遍了羅馬帝國;然後,藉著羅馬帝國主義,福音傳到世界的其他部分。羅馬人發明帝國主義,所有西方強權都是羅馬帝國的一部分。英國擊敗西班牙而成為世界強權之後,兩個多世紀之久,福音藉著羅馬的帝國主義傳遍了地上每一個角落。

今天正在地上進行的三件事

今天,在地上有三件事在進行著:羅馬蝗蟲的消毀,以色列的受苦,以及基督的顯現。我們既不是聯於羅馬蝗蟲的消毀,也不是聯於以色列的受苦,乃是聯於基督的顯現。羅馬天主教和公會裏很少有基督的顯現,基督乃是在祂的恢復中顯現。今天我們是在基督顯現的這條線上。基督顯現的這條線,至終要帶我們進入復興時期基督更完滿的顯現。基督這更完滿的顯現要終極完成於新天新地的新耶路撒冷裏基督最完滿的顯現。這是正確的末世論,是最好、最清楚、包含最廣的末世論。

神和聖經是真實的

神是真實的。如果神不是真實的,就不會有聖經這本書。聖經豫先告訴我們有關世界的歷史。聖經是惟一如此準確、包羅萬有的豫言到人類歷史的書。因此,我們不僅相信我們的神是真實的,也相信聖經是真實的。

需要清楚看見三件事

我們都需要清楚看見我們所在的時代、我們在那裏、以及我們的目標該是甚麼。

現今的時代

我們所在的時代是延續先前的時代,我們的神在其中仍在行動。祂在猶太人中並藉著列國作工,為要實施祂的經綸,建造基督生機的身體。

我們在那裏

我們需要看見,今天我們這些在基督裏的信徒,是在基督的身體裏。我們都是基督身體上的肢體,就是三一神的生機體。作為基督身體上的肢體,我們應當渴慕作得勝者、大能者;(珥三11;)他們要與基督一同回來,在哈米吉頓之戰中對付敵基督,並要在千年國裏與基督一同作王。

我們作為基督身體上之肢體的目標

此外,我們應該清楚我們作為基督身體上之肢體的目標。我們的目標乃是在內在一面擴大基督的顯現。我們不在乎僅僅外在的擴大;我們不珍賞外面有好的外表,也不要任何的『門面』。相反的,我們渴望見到基督之顯現內在的擴大;這擴大是在經過過程之三一神的靈裏,並藉著我們的父,就是那永遠、全能神聖者的生命而有的。

走得勝的路

我希望我們不是走一般基督徒的路,而是走得勝的路,作大能者,以與那獨一的大能者相配。基督現今坐在諸天之上的寶座上,等候我們受成全、得成熟。至終,時機將成熟,叫祂可以回來對付列國,拯救以色列的餘民,並完成神在我們身上的經綸。之後,復興的時期就被引進。這復興的時期要終極完成於新耶路撒冷,作神彰顯於基督的終極完成。


第五篇 約珥書中的四個因素

讀經:約珥書一章四節,二章二十八至三十二節,三章十六至二十一節。

在本篇信息中,我要進一步說到約珥書中的四個因素,四個原則。

第一個因素-蝗蟲的消毀

第一個因素或原則是消毀的原則,就是蝗蟲的消毀。『剪蝗剩下的,群蝗來喫;群蝗剩下的,舔蝗來喫;舔蝗剩下的,毀蝗來喫。』(一4。)這些蝗蟲表徵人類政權,牠們已經存在了兩千七百年,現今仍然存在著。列國的政權已過為神所使用,現今仍為神使用,為要消毀以色列。今天在地上仍有與列國有關的消毀因素。

第二個因素-以色列的受苦

第二個因素,第二個原則,是受苦的因素,就是以色列在蝗蟲下的受苦。以色列在蝗蟲的消毀下受苦,幾乎有二十七個世紀之久。我們看以色列的受苦,可能希奇為甚麼神允許這事持續這麼久。我們會問,為甚麼神允許祂的選民在消毀的蝗蟲下受苦。一面,神容讓這種受苦繼續;另一面,祂不容讓以色列全然被消毀。以色列是惟一遭受蝗蟲這麼長時間消毀的國家。然而,以色列繼續忍受並存留。

這兩個因素-涉及四個階段之列國的消毀因素,以及涉及以色列的受苦因素-出現在人類大部分歷史中。論到世界歷史的書籍有許多,但這些書不像我們那樣摸到這些因素、原則。

神對於受苦因素的目的

現在我們要來看一個重要的點,就是神對於受苦因素的目的。受苦的因素是要產生成為肉體。藉著成為肉體,這位大能、永遠、無限的神被帶到人性裏,與人性調和。沒有任何事比成為肉體更偉大,甚至宇宙的創造也無法與其相比!神允許以色列在蝗蟲下受苦,目的是要產生一對夫婦,馬利亞和約瑟,使神能生在人裏面,從人而生,由人生出來,使神不再僅僅是神,乃成為神人。因此,受苦的因素就是使神聖的成為肉體得以終極完成的因素;猶太人的受苦是產生成為肉體的因素。因著神進入人性裏,並與人性調和,現在有了一位獨一的人物-耶穌,祂是完整的神,又是完全的人。神成了一個人,就是那人耶穌,生活在這地上,住在拿撒勒三十年之久。這的確是全宇宙最大的神蹟!

神使用消毀的因素

我們看見,以色列藉著這麼多的受苦而為神所用,目的是要使神能從人生出來,成為神人。現在我們需要來看,神過去如何使用這消毀的因素,以及現在如何仍在使用這因素。

第一個因素,就是消毀的因素,在環境中提供一切必需的設施,為要達到神的目的。羅馬帝國是四個帝國的集大成,提供一切的所需,使這位成為肉體的神能在地上生活、行動、工作。此外,羅馬帝國提供基督釘十字架的方法,因為羅馬帝國是執政的政權,就豫備了十字架,甚至提供將主耶穌釘十字架所需的兵丁。

消毀的因素和受苦的因素對神非常有用。猶太人亡國,分散在各地,流蕩了好幾個世紀。就人看來,那是個悲劇。但在五旬節那日,神完成了祂那漫長的成為肉體、人性生活、釘死、復活、升天的過程之後,就需要將祂自己澆灌在全人類身上,不只澆灌在一個民族身上,更是澆灌在各民族身上。為了這個澆灌,需要有一特別的時機,而羅馬帝國使這事成為可能。首先,羅馬帝國使猶太人分散到各民族中;然後就在適當的日子,時機成熟的時候,使所有四散的人得以回到耶路撒冷,享受節期。在那喜樂的時候,神突然降臨到人中間。從這裏我們看見,憑藉以色列這受苦者,且藉著羅馬政權這消毀的蝗蟲所提供的一切設施,神得以將自己澆灌在一切的肉體上。現今我們,就是召會,乃是基督的顯現,是藉著經過過程並終極完成的三一神澆灌在一切肉體上所產生的。

今天,蝗蟲對神並對我們這些召會(基督身體)的肢體,也是有用的。因著這些蝗蟲,我們有電話、麥克風、錄音機、飛機、電腦和傳真機。因著這些蝗蟲,我們在美國享受言論自由和作為召會聚集的自由。蝗蟲所提供的設施也叫我們節省許多時間。因此,我們感謝『蝗蟲』政權、『蝗蟲』電話和電腦公司。就真實的意義說來,所有的蝗蟲都為我們效力。今天地上千萬的蝗蟲都在服事我們,叫我們能在這裏為著基督的顯現。

第三個因素-受惠者的因素

蝗蟲的消毀和以色列的受苦都是為著我們。這就是說,今天在召會生活中的我們,乃是猶太人和列國的受惠者。這是第三個因素,第三個原則。保羅說,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我們得益處。(羅八28。)因此,我們是第三個因素-受惠者。作為受惠者,我們應該感謝主,為著祂藉著蝗蟲的消毀和猶太人的受苦,為我們所作的一切。

第四個因素-復興的原則

約珥書的第四個因素是復興的原則。將來必有一個真正、實際、真實的復興;但今天當我們這第三個因素有分於並享受基督的顯現時,我們就經歷復興這第四個因素。基督的顯現是藉著前兩個因素-蝗蟲的消毀和以色列的受苦-而產生的。


第六篇 從神的經綸看宇宙的歷史-人類歷史裏的神聖歷史

讀經:約珥書一章四節,二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三章十一至二十一節。

在約珥書我們看見神的歷史、人的歷史、和神經綸的歷史。按照神的經綸,四種蝗蟲被興起,多年來一直消毀以色列,為要使神能藉著以色列成為肉體,進到人性裏,而完成祂的經綸。然後藉著羅馬帝國的幫助,基督生活在地上,被釘十字架,並且復活,而得著擴大,產生召會。這一切都是藉著消毀的蝗蟲和受苦的以色列這兩個因素,使神能完成祂的經綸,以得著一個彰顯,就是基督生機的身體。我們就是這身體,就是這彰顯。這是從神的經綸來看宇宙的歷史。在本篇信息中,我要進一步說到這宇宙的歷史。

兩個歷史-人的歷史和神的歷史

我們不該認為人有歷史而神沒有歷史。這個宇宙中有兩個歷史:人的歷史-人類的歷史,和神的歷史-神聖的歷史。我們可以把人的歷史比喻作核桃的外殼,把神的歷史比喻作外殼裏面的核仁。在小申言者書中,對『外殼』有清楚的說明,對『核仁』也啟示了一些細節。不幸的是,大部分的聖經讀者只注意外殼,不注意核仁。

外殼,即人的歷史,是顯而易見的。在但以理二章,這歷史由大人像所象徵;人像的四部分個別相當於巴比倫帝國、瑪代波斯帝國、希臘帝國、和羅馬帝國。雖然我們很容易看見外殼,那是外在、物質的,但我們必須有一種內在的洞察力,纔能看見外殼裏面的核仁,認識在人類歷史裏面的神聖歷史。

人類歷史裏的神聖歷史
神在祂經綸裏的目的

我們若要認識發生在人類歷史裏的神聖歷史,首先必須看見三一神是永遠的。神是永遠的,意思就是在祂沒有起始。這永遠的一位在祂自己裏面決定了一個經綸。按照祂的經綸,神要把祂自己作到人裏面,與人成為一,作人的生命、生命的供應和一切,並得著人作祂的彰顯。所以,神在祂經綸裏的心願,就是要有一個團體的實體,由神和人構成,作祂永遠的彰顯。這神聖的歷史開始於永遠的神和祂的經綸。

神聖歷史的繼續
基督的成為肉體和人性生活

基督的成為肉體和人性生活,是這神聖歷史的繼續。有一天,創造宇宙的神成為肉體,在童女腹中由聖靈成孕,然後為這童女而生,成為神人,是完整的神,又是完全的人。神成了一個人,名叫耶穌,住在拿撒勒,在那裏作木匠,直到三十歲。基督的成為肉體和祂的人性生活;都是神聖歷史的一部分,這神聖的歷史就是在人類歷史裏神的歷史。

基督的釘十字架與復活

主耶穌在地上生活並盡職,末了祂甘心樂意的上十字架。祂的釘死是個包羅萬有、代替的死,了結舊造,並解決所有的問題。祂的死把祂引進復活:一面,在祂的復活裏,祂生為神的長子;(徒十三33,羅一4,八29;)另一面,在祂的復活裏,並藉著祂的復活,祂成了賜生命的靈。(林前十五45下。)

此外,藉著基督的復活,千萬的人從神而生,由神重生,(彼前一3,)成為神的眾子和基督身體上的肢體,就是召會。這位成為肉體、釘十字架、復活、升上諸天、然後降下成為那靈的基督,產生了召會,作三一神團體的彰顯。今天的召會就是基督顯現的擴大。因此,召會也是神聖歷史的一部分;這歷史是外在人類歷史裏之神聖奧祕的內在歷史。神的歷史這部分已持續了一千九百多年,並且仍然在持續著。

基督的再來、國度、和新耶路撒冷

在這部分之神聖歷史的末了,基督要再來,帶著祂的得勝者作祂的軍隊,從天降臨,(珥三11,)為要擊敗敵基督和他的軍隊。這兩個人物將要相會-敵基督(外在、人類歷史裏的人物),以及基督同祂的得勝者(內在、神聖歷史裏的人物)。神聖歷史裏的人物要擊敗人類歷史裏的人物,把他扔到在火湖裏。(啟十九20。)接著,千年國就要來臨。至終,這國度要終極完成於新天新地裏的新耶路撒冷。新耶路撒冷就是神的歷史終極完成的一步。

需要清楚看見這兩個歷史

我們需要清楚看見這兩個歷史-物質的人類歷史和奧祕的神聖歷史。我希望我們都有這樣的看見。人的歷史,世界的歷史,是外在的。神聖的歷史,就是神在人裏並同著人的歷史,是內裏的。這個歷史是在人性裏之三一神的神聖奧祕。

在人類的歷史裏出生,在神聖的歷史裏重生,為要活在召會生活中神聖的歷史裏

我們都在人類的歷史裏出生,卻在神聖的歷史裏重生。現在我們需要問自己一個問題:我們是活在神聖的歷史裏,還是僅僅活在人類的歷史裏?我們若活在這個世界,就是活在人類的歷史裏。但我們若活在召會中,就是活在神聖的歷史裏。在召會生活中,神的歷史就是我們的歷史。現在這兩方-神和我們,有同一個歷史,就是神聖的歷史。這就是召會生活。

在神聖的歷史中有一個新造-新人同著新心、新靈、新生命、新性情、新歷史、和新的總結。讚美主,我們在神聖的歷史裏,經歷並享受奧祕、神聖的事物。


第七篇 神同著人的歷史以及神在人裏的歷史

讀經:約珥書一章四節,二章二十八至二十九節,三章十一至二十一節。

聖經是一本奇妙的書;因為是奇妙的,所以也是奧祕的。雖然許多人讀過聖經,也繼續在讀,卻很少人知道聖經在講甚麼。聖經講了許多關於神、基督、以色列,以及其他的事,但聖經實際上在講甚麼?我們若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必須讀小申言者書。

小申言者書-明白聖經的鑰匙

小申言者書是明白聖經的鑰匙。我們查讀小申言者書時,曾強調四個重點:神懲治以色列、神懲罰列國、基督的顯現、以及萬物的復興。藉著神對以色列的懲治並對列國的懲罰,基督的顯現被帶進來,而基督的顯現將要帶進復興。這復興不僅包括以色列,也包括全人類、全地、以及整個宇宙。新天新地同著新耶路撒冷將是萬物永遠的復興。這四件事啟示在聖經裏,特別是在小申言者書裏。

聖經是神兩部分的歷史

聖經可被視為神的歷史。如果我們人類(不僅就整個人類而言,甚至就個人而言)是有歷史的,那麼神這位宇宙中獨一、奇妙的人物,當然也必定有歷史。我們在那裏找得到神的歷史?神的歷史,神聖的歷史,乃是記錄在聖經裏。

神的歷史有兩部分:在舊約中神同著人的歷史,以及在新約中神在人裏的歷史。在舊約中神的歷史是同著人的歷史;在新約中神的歷史是在人裏面的歷史,因為這個歷史關係到神與人是一。因此,神在新約中的歷史,乃是在人性裏的神聖歷史。

神同著人的歷史

神創造人是照著祂自己,就是照著祂的形像,按著祂的樣式造的。(創一26~27。)我們可以說,照著神的形像所造的人,乃是神的一張『照片』。人的照片是在某種程度上顯示出這個人的情形,所以神造的人是神的一張照片,也只能在一個限定的範圍內,給我們看見神的樣子。神造了人之後,祂就同著人,但祂仍是在人的外面。因此在舊約裏,我們看見神不是在人裏面或與人是一,祂只是同著人而已。在創世記、出埃及記、詩篇、和整個舊約中,神只是同著人,但還不是在人裏面,還不是與人是一。

舊約主要不是說到關於人;相反的,牠主要是說到關於神。神是主角,人是配角。因此,舊約的歷史是神的歷史,是神同著人的歷史。

神在人裏的歷史

在新約中,神的歷史是非常不同的。從馬太一章開始,一直到啟示錄末了一章,我們看見神進到人裏面,與人是一。新約啟示神現今是在人裏面,與人是一。因此,神在新約的歷史乃神在人裏的歷史。

在成為肉體裏成就兩件事
把神帶進人裏面

就著神在人裏的歷史而言,基督的成為肉體成就了兩件事。第一,成為肉體把神帶進人裏面。舊約啟示,神在成為肉體之前,只是同著人而已;祂是在人的外面。但是,藉著成為肉體,神就進到人裏面;從那時候起,神的歷史就不一樣了。已過神是同著人,祂的歷史是同著人的歷史;現今神是在人裏面,祂的歷史開始成為在人裏的歷史。

使神與人是一

第二,成為肉體使神與人是一。成為肉體的結果,產生出一個奇妙的人位,一個神與人調和的人位。這個人位-耶穌,不僅是神,也不僅是人。祂是完整的神,又是完全的人。此外,祂不僅是神在人裏面,祂更是神與人的調和。

從這裏我們可以看見,成為肉體是前所未有的。在成為肉體之前,並沒有這個既是神又是人的人位。然而現在,成為肉體的結果,產生了一個奇妙的人位,就是神與人的調和。

我們與這神人的關係

我們這些信徒,都與這奇妙的人位-既是神又是人的一位,發生了關係。啟示錄二十二章十七節上半說到這個關係:『那靈和新婦說,來!』那靈是終極完成的三一神,而新婦是經過變化的三部分人。就如這節經節所啟示的,這二者,就是那靈和新婦,要成為婚配,聯合為一,成為一個實體,就是一個團體人。這強烈的指明,在新約中,神是在人裏,且與人是一。新耶路撒冷是個奇妙的表號,指明神如何在人裏,並與人是一。

人不走神的路

神同著人以及神在人裏的歷史,不是簡單的事。神同著人,目的是要進到人裏,與人是一。神創造人就是為這目的。但是,雖然神創造人是為這目的,人卻另有詭詐的目的,這兩個目的不是一致的。神有神的路,人有他自己的路。因為這樣,即使人與神合作,他也不是照神的路與神合作,而是以自己的路。因此,就有了兩條路線-神的路線和人的路線。神要進到人裏面,與人是一。然而,人卻不走神的路,堅持走自己的路。這個堅持已過曾導致很大的失敗,現在仍是如此。結果,在神眼中,人變為有罪、墮落並可憎的。

神進來懲治祂的選民,並懲罰列國

因為人,包括以色列,都走自己的路,以致變得邪惡敗壞,神就進來懲治祂的選民以色列,並懲罰列國。當神懲治祂的子民以色列時,沒有意思要全然毀滅他們。一面,神懲治以色列;另一面,祂應許不完全毀滅他們。

為了要懲治以色列,神需要一根『杖』-管教的憑藉,這根杖就是列國。在約珥書一章四節,列國被比喻作四個階段的蝗蟲:剪蝗(巴比倫帝國)、群蝗(瑪代波斯帝國)、舔蝗(馬其頓希臘帝國)、和毀蝗(羅馬帝國)。這四種蝗蟲中,只有羅馬蝗蟲今天仍與我們同在。

雖然神允許這些蝗蟲來剪除、擠壓、舔噬並消毀,祂卻不允許牠們全然毀滅祂的子民。每當蝗蟲作得太過分,沒有顧到公義時,神就進來懲罰牠們。雖然神使用列國來懲治以色列,祂也因列國作得太過分而懲罰他們。

神對以色列的懲治,和祂對列國的懲罰,提供一條路,讓基督得以顯現,為著墮落宇宙的復興

神對以色列的懲治,和祂對列國的懲罰,提供一條路,讓基督得以顯現。因此,小申言者書不只說到以色列的懲治和列國的懲罰,也說到這懲治和懲罰的結果,就是基督的顯現。

基督的顯現有一個目標,就是復興墮落的宇宙。宇宙的墮落是由兩次的背叛引起的。第一次的背叛是撒但和跟隨他之天使的背叛,第二次的背叛是人的背叛。這兩次背叛-天使的背叛和人的背叛,玷污並污染了宇宙,所以神創造的這個宇宙需要復興。

這復興只能藉著基督的顯現被帶進來。基督的顯現含示祂的成為肉體、救贖、和許多其他的事。基督的顯現已經持續了一段很長的時間,而且還會一直繼續下去,直到墮落的宇宙完全得著復興。至終,在這復興的終極完成裏,將有新天新地,以新耶路撒冷作中心。在新耶路撒冷裏,我們眾人要永遠的享受基督並彰顯基督。這是聖經所啟示,神同著人並在人裏的歷史。

今天我們要學的功課
我們的失敗

聖經裏神的歷史是我們今天要學的功課。神創造我們,目的是要得著我們,好使祂能進到我們裏面,與我們是一。然而,我們不是不關心神,就是用我們自己的方式關心神。其結果總是完全的失敗。保羅說,『我是個苦惱的人!』(羅七24),這時他就是承認自己的失敗。

我們需要神的懲治

因著我們的失敗,並因著我們的光景可憐、可怕又可悲,我們需要神的懲治。故此,我們作為基督徒的人生乃是受懲治的一生,而懲治乃是藉著不同的『蝗蟲』所引起的苦難。我們的丈夫或妻子、我們的兒女、我們的工作、我們對更高教育的渴慕、我們要賺大錢的雄心-這一切都是剪除我們、擠壓我們、舔噬我們、消毀我們的蝗蟲。這些『蝗蟲』使我們的人生變為苦難的人生,叫我們的日子變成神懲治的日子。這懲治的目標和目的,是要讓基督在我們裏面顯現,為著宇宙的復興。至終,苦難和懲治所帶進基督的顯現,要終極完成於整個宇宙的復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