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奴僕重生為弟兄

讀經:腓利門書一至十六節。

壹 本書主題

腓利門書的主題是在新人裏信徒身分平等的例證。在新人裏,所有的信徒,無論像腓利門這樣的主人,或像歐尼西母這樣的奴僕,都有同樣的身分。

貳 引言

腓利門書開頭說,『基督耶穌的囚犯保羅,和弟兄提摩太,寫信給所愛的並我們的同工腓利門。』在二節保羅題到姊妹亞腓亞,並亞基布,以及在腓利門家中的召會。照本書信家庭的性質看,亞腓亞必是腓利門的妻子,亞基布必是他的兒子。腓利門住在歌羅西。(2比西四17,門10比西一2,四9。)根據歷史,他是當地召會的長老。在歌羅西的召會必是在他家裏聚會,因此是在他家中的召會。

腓利門書的引言結束於保羅在三節的話:『願恩典與平安,從神我們的父,並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

參 奴僕重生為弟兄

在四至五節保羅接著說,『我禱告的時候題到你,常常感謝我的神,因聽見你對主耶穌,並對眾聖徒的愛與信。』請注意在五節保羅先說到愛,然後說到信。信徒的生活,開始先有信,然後由信產生愛。(加五6,弗一15,西一4。)但這裏先題愛,再題信,因為本書信所論關於信徒身分的平等,乃是一件愛的事,這愛是從信來的。在新人裏,眾肢體因信彼此相愛。(多三15。)他們的關係是出於愛、藉著信的。使徒珍賞腓利門信的交通,(門6,)並因他的愛得到鼓勵,(7,)因此懇求他因這愛(9)接納歐尼西母。使徒把愛與信這兩種美德題在一起;腓利門兼有這二者,不僅向著主,也向著眾聖徒。

在六節保羅繼續說,『願你信的交通顯出功效,使人充分認識你們裏面為著基督的各樣善事。』本節實際上是四節的延續。這裏的充分認識,即充分承認、珍賞並經歷上的體認。保羅所說的各樣善事,不是指天然的事,(參羅七18,)乃是指屬靈、神聖的善事,就如腓利門裏面對主耶穌的愛與信等,這些都是在我們重生的信徒裏面,不是在天然的人裏面。

『為著基督』這辭的『為著』,直譯,歸於,向著。我們裏面一切屬靈、神聖的善事,都是歸於基督,向著基督,為著基督的。使徒禱告,願腓利門向著眾聖徒之信的交通、往來、分享,在對我們信徒裏面一切為著基督善事之充分認識、充分領悟的元素和範圍裏,能在他們裏面顯出功效,使他們承認、珍賞並體認信徒裏面為著基督的各樣屬靈、神聖的善事。

在腓利門七節保羅說,『因為弟兄阿,我因你的愛,大大喜樂,滿受鼓勵,因為眾聖徒的心腸藉著你得了舒暢。』『因為』引出使徒為著腓利門的信,能在眾聖徒裏面顯出功效而禱告的原因。(6。)這是因為腓利門的愛,使眾聖徒的心腸得了舒暢,因此叫使徒大大喜樂,滿受鼓勵。得了舒暢,原文也是得了撫慰、感到暢快的意思。

八至九節繼續說,『為此,我雖然在基督裏能大有膽量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基督耶穌的囚犯,寧可因著愛懇求你。』這裏有年紀的,原文也可譯為作大使的。(弗六20。)這裏的『囚犯』與腓利門二十三節『坐監的』,以及十三節的『捆鎖』,指明本書信是使徒第一次被囚於羅馬時寫的。

保羅在十至十一節說,『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孩子歐尼西母懇求你;他從前對你沒有益處,但如今對你我都有益處。』保羅在被囚期間,藉著那靈用神永遠的生命生了歐尼西母。(約三3,一13。)歐尼西母這名,原文意有益處的、有用的、有幫助的,是奴僕常用的名字。他是腓利門所買來的奴僕,根據羅馬律法,是沒有人權的。他從主人那裏逃走,犯了該死的罪。當他與使徒同在羅馬監獄時,藉著使徒得救了。現今使徒打發他帶著這封書信,回到他主人那裏。

腓利門十一節的沒有益處,也是沒有用處的意思。這是指歐尼西母從腓利門那裏逃走。有益處,也是有用處的意思。歐尼西母有用處,因為他已經悔改信主,並且願意回到腓利門那裏。

十二節繼續說,『我現在打發他回你那裏去,他乃是我心上的人。』心,直譯,心腸。如在七節、二十節,腓立比一章八節,二章一節(慈心),歌羅西三章十二節者,表徵內在的情愛、慈心、憐恤。保羅內在的情愛和憐恤,隨同歐尼西母到腓利門那裏去。

十三至十四節說,『我本有意將他留在身邊,使他在我為福音所受的捆鎖中,替你服事我。但未得知你的意見,我就不願作甚麼,好叫你的善行不像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正如主沒有我們的同意,就不願作甚麼,保羅沒有腓利門的同意,就不願將歐尼西母留在身邊。

在十五至十六節保羅說,『因為他暫時離開你,或者是叫你可以永遠完全得著他,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弟兄,對我固然是如此,對你,不拘在肉身上,或在主裏,豈不都更是這樣。』十五節的『因為』引出十二節打發他回去的原因。『或者』,不僅顯示謙卑,也顯示沒有成見。

這封簡短書信專一的目的,是要給我們看見,基督身體所有的肢體,在神永遠的生命和神聖的愛裏都是平等的。在保羅那半野蠻的時代,基督的生命在信徒中間廢除了牢固的奴隸制度。在基督徒的交通裏,愛的情操既是這樣有力且得勝,就自然忽視墮落人類中間邪惡的社會等次,也無需任何制度上的解放。因著神聖的出生,以及憑著神聖生命而有的生活,所有在基督裏的信徒,在召會中都有平等的身分;召會乃是在基督裏的新人,沒有為奴和自主的區別。(西三10~11。)這是根據三個事實;(一)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已經廢掉不同生活方式的規條,為著創造一個新人;(弗二15;)(二)我們已經浸入基督,在祂裏面成為一,不再有任何差異;(加三27~28;)(三)在新人裏,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西三11。)這樣的生命,同著這樣在平等交通裏的愛,足能在召會中維持良好的秩序(提多書),完成神對召會的經綸(提摩太前書),並對抗召會敗落的潮流(提摩太後書)。腓利門書在新約的排列上,位於前三卷之後,乃是出於神主宰的權柄。

照著保羅在十六節的話,歐尼西母高過奴僕,或超過奴僕。他甚至超過自由的人,他乃是親愛的弟兄。

本書信裏有好些親密的稱呼:親愛的弟兄、姊妹、(2、)所愛的並我們的同工、(1、)與我們一同當兵的、(2、)我的同工、(24、)與我一同坐監的(23)以及同夥,(17,)這些稱呼指明使徒論到他與在新人裏眾肢體的關係時,裏面親密的情操。

『不拘在肉身上,或在主裏,』這話意即在肉身上是奴僕,在主裏是弟兄。在肉身上,是弟兄作了奴僕;在主裏,是奴僕作了弟兄。

本篇信息的題目是『奴僕重生為弟兄』。惟有藉著福音的傳揚,像歐尼西母這樣的奴僕纔能重生為弟兄。保羅不是平常或輕率、膚淺的傳福音給歐尼西母。保羅在羅馬坐監的時候傳福音給他。這指明保羅無論在怎樣的情況裏,總是操練傳福音。他說,『弟兄們,我願意你們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為著福音的進展,以致我的捆鎖,在御營全軍,和所有其餘的人中,已經顯明是為基督的緣故。』(腓一12~13。)尼羅的皇家侍衛聽見保羅傳福音,甚至看見他傳福音。腓立比四章二十二節指明,該撒家裏有些人得救了:『眾聖徒,尤其是該撒家裏的人,都問你們安。』現在我們從腓利門書知道,奴僕歐尼西母乃是藉著保羅得救了。

保羅不是以今天大多數基督徒所實行的方法,傳福音給歐尼西母。保羅認為他傳福音是生育的行為。為這緣故,保羅說歐尼西母是他在捆鎖中所生的孩子。保羅的傳揚包含生育和生產的過程。這指明保羅傳福音時,將神聖的生命供應到別人裏面。神分賜到歐尼西母裏面的永遠生命,使他重生為保羅屬靈的孩子,以及在基督裏的弟兄。今天我們傳福音時,也必須以生育的方式來傳,將基督這神聖的生命分賜到我們傳福音的對象裏面。

不僅如此,保羅生了這孩子以後,沒有疏忽他,或撇下他為孤兒,給別人照顧。因為這孩子對保羅這樣親愛,他就保守他並愛他,甚至說他是『我心上的人』。母親對孩子常有這樣的感覺。孩子若從她們被取去,就好像母親的心被奪去了一樣。你對你所帶到主面前的人有這樣的感覺麼?可能我們沒有多少這樣的感覺。然而,保羅認為歐尼西母不僅是他的孩子,也是他心上的人。保羅打發自己的孩子到腓利門那裏去,意思是他也打發自己的心到他那裏去。在這裏我們看見了何等的關切!

有些父母沒有把肉身的孩子看作自己心上的人。他們裏面也許說,『神把這孩子賜給了我,照顧他是我的責任。在這事上我別無選擇。』把別人帶到主面前的基督徒,常有類似的態度。他們和保羅成對比,對於藉他們得救的人缺少作父母那樣深刻的關切。

雖然保羅對他的孩子有愛的關切,但他知道自己不是留住他的適當人選。因為歐尼西母是逃離主人的奴僕,他必須回去。可能歐尼西母偷了腓利門的東西。腓利門十八節也許指明這點:『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這都歸在我的賬上。』歐尼西母也許不僅僅偷了腓利門的東西;他也許偷了貴重的東西。

這裏我們看見,保羅關切歐尼西母和腓利門之間的人際關係要得糾正。我們把罪人帶到主面前以後,首先該把他看作我們屬靈的孩子,然後幫助他糾正他的關係。譬如,人若虧負了父母,我們就該幫助他與父母和好。妻子若虧負丈夫,或者丈夫虧負妻子,我們就該幫助妻子或丈夫恢復與配偶的正確關係。這是重要的原則。

保羅這優秀的作者,打發這逃走的奴僕回到他主人那裏去時,懇求腓利門的愛。在五至六節保羅說,『因聽見你對主耶穌,並對眾聖徒的愛與信;願你信的交通顯出功效,使人充分認識你們裏面為著基督的各樣善事。』因為在本書信中保羅懇求腓利門的愛,他在五節就把愛放在信前面。

六節很難領會。這裏保羅似乎在說,『在不同地方的弟兄們聽見你在愛裏藉著信所作的,並且交通到你的信,你的信就會在他們裏面作工。這信會在他們裏面顯出功效,使他們充分認識我們裏面為著基督的各樣善事,因為所有的信徒裏面都有同樣的善事。』這些善事包括神聖的生命、神聖的性情、和神聖的恩賜。這些事的全部記載,見於提摩太前後書和提多書這三卷。我們裏面各樣的善事都是為著基督的。腓利門信的交通可比喻為扇子,我們可用來為著基督將我們裏面各樣的善事挑旺起來。(提後一6。)聖徒聽見腓利門在愛中所作的,他們裏面美好的託付就會被挑旺起來。這是一位聖徒藉著在信徒中間的交通而有之信的功效。

腓利門書有絕佳的榜樣和例子,就是藉著用神聖的生命生育罪人,而將他帶到主面前;將他看作孩子,甚至看作我們心上的人;並幫助他糾正一切的人際關係。在主恢復裏的眾召會中,我們的實行是將逃走的人,以及離婚或分居的妻子或丈夫送回。我們要幫助人糾正一切的人際關係。我們這樣作,必須有愛的關切,並懇求另一方的愛。最終,我們遵循保羅在本書信裏的榜樣,必須幫助新得救的人進入召會生活。保羅的願望是將歐尼西母帶進召會生活。歐尼西母已由保羅所生,現今是奴僕重生為弟兄。保羅是生了歐尼西母的人,有責任將他帶進召會生活,帶進身體眾肢體之間的交通。


第二篇 推薦弟兄給新人接納

讀經:腓利門書十七至二十五節。

腓利門書的主題是在新人裏信徒身分平等的例證。表面上本書信沒有說到信徒的身分。事實上,這卷書摸著這件事的中心。

保羅寫信給腓利門時,腓利門在歌羅西,而保羅遠在羅馬坐監。與他一同坐監的歐尼西母被帶到主面前,並且為保羅在那靈裏所生,不但成為在基督裏的信徒和神的孩子,也成為保羅自己親愛的孩子。既然羅馬有召會,為甚麼保羅不將這新得救的人推薦給那裏的地方召會?保羅沒有這樣作,因為歐尼西母是逃走的奴僕,而他的主人腓利門住在歌羅西。

在羅馬和歌羅西有召會,這事實指明眾召會作基督身體的彰顯乃是宇宙的。古時如此,今天也是如此。第一個召會,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大約在主後三十四或三十五年產生。腓利門書大約寫於三十年以後。甚至在相當短的三十年間,召會就不但在猶太得建立,也在外邦世界得建立。因此,召會是宇宙的。這是照著主的主宰,完成祂給保羅的使命。這也實現了保羅要看見新人在地上的願望。

因著羅馬帝國的擴展,地中海周圍各國各民被帶進彼此的接觸,甚至在政治上統一。在這帝國各地人與人之間有許多交通、來往。這個來往全然與舊人有關。但在保羅寫腓利門書的時候,另一個人在地上產生了。在舊人中間,新人產生了。這完全啟示在歌羅西三章十至十一節:『並且穿上了新人;這新人照著創造他者的形像漸漸更新,以致有充足的知識;在此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受割禮的和未受割禮的、化外人、西古提人、為奴的、自主的,惟有基督是一切,又在一切之內。』腓利門是歌羅西召會的長老。在歌羅西書裏保羅強調所有的信徒都是新人的一部分。不僅如此,在新人裏並沒有希利尼人和猶太人,為奴的和自主的。腓利門是自主的,歐尼西母是他的奴僕;但在新人裏他們的身分平等。

歌羅西四章記載了新人的交通。九節說到歐尼西母,十七節說到腓利門的兒子亞基布。在同一家庭成員中自主的和為奴的,也是召會這新人的一部分。

腓利門書該看作歌羅西四章的延續,並且視為在新人裏一切社會階級如何該放在一邊的例證。在前一篇信息裏我們指出,這封簡短書信專一的目的,是要給我們看見,基督身體所有的肢體,在永遠的生命和神聖的愛裏都是平等的。信徒中間社會階級和身分的分別,不是被外面律法的條例所廢掉,乃是被內裏構成的改變所廢掉。階級已被廢除,因為信徒已由基督的生命所構成。基督的生命已構成到腓利門裏面,而同樣的生命帶著同樣神聖的元素,已構成到他的奴僕歐尼西母裏面。按肉體說,腓利門是主人,是自主的;歐尼西母是奴僕,不是自主的。但按內裏的構成說,二人是同樣的。因著神聖的出生,以及憑著神聖生命的生活,所有在基督裏的信徒,在召會(就是在基督裏的新人)中都有平等的身分,沒有自主的和為奴的區別。

在提多書二章九至十五節,保羅囑咐奴僕在奴役的社會制度中,要行得好。他教導他們在這樣的社會制度中,過著有耶穌人性的生活。但在腓利門書裏他給眾召會一個例證,說明奴僕和主人如何同樣由基督的生命所重新構成。結果,他們都是新人的一部分。在屬於舊人生活的舊社會制度中,主人和奴僕之間存有區別。保羅沒有試圖改革這社會制度,而摸這制度。相反的,一面他教導奴僕在這社會制度之下過著有耶穌人性的生活;另一面,他說明奴僕和主人如何都是在主裏的弟兄,並且是新人的肢體,享有同樣的身分。

腓利門十六節使這關係非常清楚。保羅說到歐尼西母:『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弟兄,對我固然是如此,對你,不拘在肉身上,或在主裏,豈不都更是這樣。』藉著重生,歐尼西母已超過奴僕,甚至超過自由的人,因為他成了親愛的弟兄。現今歐尼西母與腓利門的關係不但在肉身上,也在主裏:在肉身上是奴僕,在主裏是弟兄。在肉身上,歐尼西母是弟兄作了奴僕;在主裏,他是奴僕作了弟兄。所以腓利門必須接納歐尼西母,並且親愛、親密的接受他。當然,他不是在舊人、舊社會制度裏接納他,乃是在基督裏,在新人裏接納他。雖然歐尼西母仍是腓利門的奴僕,但在基督裏他成了腓利門的弟兄。現今在新人裏,腓利門必須接納歐尼西母為弟兄,為身分平等的人。這裏我們看見保羅推薦一位弟兄給新人接納。

腓利門書沒有題起『新人』這辭。但我們察看這卷書所描繪的情況,就看見保羅不是推薦弟兄給他當時所在城市的地方召會,乃是給一個遙遠城市的地方召會。這指明保羅的推薦是在新人的範圍裏進行。我們已經指明,這能由歌羅西三章十一節證明,那裏告訴我們,在新人裏沒有為奴的或自主的。保羅寫信給腓利門時,他也許這樣想:『歐尼西母成了主裏親愛的弟兄。現今我要推薦這奴僕給自主的弟兄。我願幫助他們二位看見,身為弟兄,他們是平等的。一位該被接納,另一位必須願意接納他。』我說腓利門書是在新人裏信徒身分平等的例證,就是這個意思。

只要我們看見信徒在新人裏有平等的身分,我們中間就不會有關於社會階級、國籍、或種族的難處。我們與不同的人就不會有難處。以任何方式區別人的人,都不是實行正確的召會生活。我們若要有真實的召會生活,就必須接納所有的聖徒,無論他們的種族、國籍、或社會階級是甚麼。事實上,有許多地方的信徒不願意這樣作。結果,他們無法有正確的召會生活。

我們絕不該照著種族或膚色說到召會─沒有白種人召會、黃種人召會、黑種人召會、或棕色人種的召會。召會只有一種顏色,那種顏色就是屬天的藍色。你進入召會生活之後,在你全人深處,不可基於種族或膚色而在信徒中間有任何區別。只要這樣的區別存在你裏面,就你而論,就是在廢掉召會生活。代表不同種族的膚色,已經藉著十字架廢掉了。現今我們必須願意在實際、真正的召會生活中付代價將這一切廢掉。');

在社會上仍然基於膚色、國籍、或社會身分而有所分別。但這樣的分別無法存在於召會,新人裏。舊人因著這些分別而分裂。但在新人裏,基於膚色的分別已被廢掉。保羅厲害的教導這點,我們必須將其視為對真理之完全認識的一部分。

我們曾一再指出,在提摩太前後書和提多書,對真理完全的認識,乃是論到神關於基督與召會之新約的經綸。我們若仍基於膚色、種族、或國籍而有所分別,就真理而論,我們在這件事上就是可棄絕的。我們沒有持守對真理完全的認識。

身為猶太人,保羅不容易說在新人裏沒有猶太人。但因為這是對真理之完全認識的一部分,他就明白的宣告這事,清楚的教導這事。照著對真理完全的認識,在宇宙中有一個新人,一個基督的身體,一個神的召會。不僅如此,一個地方只該有一個地方召會。我們都需要領悟真理的這一面。

照著主的主宰,腓利門書寫於提摩太書和提多書之前。但在新約各卷書的排列中,腓利門書被擺在本組四卷書的末了。這幾卷書啟示神新約經綸的實行,腓利門書給我們看見那實行的特別一面。

在神經綸的實行裏,消除一切社會階級和種族、國籍之間的不同乃是要緊的。這些階級和分別若得以存在於召會生活裏,新人就會被廢掉,正確的召會生活就會被破壞。在新約裏有一卷短短的書告訴我們,一個奴僕被帶到主面前並被帶進召會生活裏,這是何等美好!這卷書若告訴我們該撒尼羅得救了,我就不會這麼珍賞。但這卷書述說一個奴僕,一個被羅馬社會制度認為比動物高不了多少,沒有合法權利的人得救了。有些人也許以為保羅寫到他是不值得的。另有些人也許說,奴僕得救並有上天堂的把握就彀了。然而,保羅寫本書信時運用很大的智慧。從來沒有一封信是這樣寫的。

為甚麼保羅對一個得救的奴僕運用這樣愛的關切?他這樣作,因為他有負擔說明,在眾聖徒和眾地方召會中,信徒在新人裏是平等的。歐尼西母和腓利門是這個平等的好例證。歐尼西母在獄中藉著保羅得救,必是神的主宰。歐尼西母的得救給保羅機會,說到關於新人的生活這樣奇妙的例證。他能指出,那時在羅馬的奴僕與他遠在歌羅西的主人,作為新人裏的信徒乃是平等的。

保羅知道,為著他良心的緣故,他必須合式的顧到歐尼西母。保羅非常熟悉腓利門和他的家人。可能保羅對自己說,『現在腓利門的奴僕藉著我得救了。我要怎麼待他?我要打發他回他主人那裏去麼?我要怎麼對腓利門說到歐尼西母?』事實上,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是主的主宰所安排的。沒有別的例證更能描繪,在新人裏身分的不同廢掉了。歐尼西母和腓利門的事例,把所有的信徒在新人裏有平等的身分,說明到極致。哦,我們看見這點是多麼的重要!為著歐尼西母的得救讚美主,為著我們在新人裏身分平等的例證讚美主!

壹 使徒的推薦

在腓利門十七節保羅對腓利門說到歐尼西母:『所以,你若以我為同夥,就接納他,如同接納我一樣。』這裏用『同夥』指明在主裏交通的深切關係。保羅懇求腓利門接納歐尼西母,好像他是保羅自己一樣。地方召會同其長老乃是主的同夥,主將新得救的人交託他們,就像那個好撒瑪利亞人將他所救的人交託店主一樣。(路十33~35。)

貳 使徒的應許

在腓利門十八至十九節保羅繼續說,『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這都歸在我的賬上;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這話指明歐尼西母也許欺詐了他的主人。關於這點,保羅說,『這都歸在我的賬上。』保羅在照顧歐尼西母的事上,正作了主為我們所作的。在十九節保羅說,『我必償還,』正如主為祂所救贖的人付了一切。

在十九節保羅也題醒腓利門:『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這指明腓利門乃是保羅親自帶領得救的。

參 使徒的請求和信心

在二十節保羅接著說,『弟兄阿,是的,願我在主裏從你得著益處,願你使我的心腸在基督裏得舒暢。』這裏的益處,希臘文,onaimen,歐奈門,音近歐尼西母,二字在原文均指有益,暗指歐尼西母;這是玩弄文字,含示既然連腓利門自己也是虧欠於保羅,對保羅而言,他就是歐尼西母。因此,腓利門應當在主裏於保羅有益。

在本節保羅也要求腓利門使他的心腸在基督裏得舒暢。得舒暢,意即得撫慰、感暢快。心腸,原文與七節者同。腓利門既然使眾聖徒的心腸得了舒暢,現今他的同夥要求他在主裏也這樣待他。

在二十一至二十二節保羅說,『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從,知道你所要行的,甚至必過於我所說的。同時,你還要給我豫備住所,因為我盼望藉著你們的禱告,我可當作恩典賜給你們。』保羅盼望獲釋出獄,能再訪問眾召會;這盼望也曾在腓立比一章二十五節,二章二十四節表示過。保羅認為自己的訪問對召會乃是一種恩典的賜與。

肆 結語

腓利門二十三至二十五節有本書信的結語:『在基督耶穌裏與我一同坐監的以巴弗問你安。我的同工馬可、亞里達古、底馬、路加,也都問你安。願主耶穌基督的恩與你們的靈同在。』使徒在他書信的開頭和結語中,總是用主的恩典問受信者安。這表明他信靠主的恩典,能叫他們,也叫他自己,(林前十五10,)成就他所寫給他們的。要成就像使徒保羅所完成這樣高超的啟示,人的努力是無濟於事的,必須主的恩典。